連日來,“斷鼻家族”15頭大象組成的“逛吃團”一路向北。6月2日凌晨4時許,象羣經過春和街道黃草壩村,在村子短暫停留後進入深山,目前距昆明地界僅3公里。


2019年7月,西雙版納勐海縣勐阿鎮,在田間活動的亞洲象。攝影 / 周崗峯


截至5月27日,短短40天,象羣在元江縣、石屏縣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壞農作物達842畝,初步估計直接經濟損失近680萬元,嚴重影響當地羣眾的正常生產生活秩序。


據中國新聞社報道,此次向北遷徙的15頭亞洲象,原生活在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勐養子保護區。2020年3月,“斷鼻家族”的16頭野象北上,同年7月,普洱市首次監測到該族羣,同年12月,族羣生下了頭“象寶寶”,象羣數量達到17頭。


2019年,攝影師周崗峯進入此次野象的“老家”西雙版納,記錄了那裏野象與“追象人”的故事。


西雙版納勐海縣勐阿鎮,在村民玉米地中出沒的野象。


野生亞洲象是中國一級保護動物,境內主要分佈在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普洱市等地,數量在300頭左右。據新華社2020年報道,近年來,受棲息地退化等因素影響,越來越多的野生亞洲象走出森林,頻繁進村入户“搞破壞”“霸佔”田地吃莊稼,“人象衝突”愈演愈烈。


大象與人的鬥爭久了,積累出了經驗。點火、放鞭炮、敲鑼打鼓等方式越來越不管用了,只有“躲”這一條路。


西雙版納勐海縣勐阿鎮,村民站在被大象破壞的房屋前。


在勐海縣勐阿鎮當地村民看來,象羣襲擊人類,或許跟2015年象羣中兩頭幼象死亡有關。當時專家為確定死因,對它進行了解剖,結果在小象的胃裏發現了殘留的農藥和塑料瓶。此後,這一象羣變得暴躁起來。


從那時起,勐海縣成立了亞洲象監測隊,開始對亞洲象行蹤進行通報。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員普宗信走訪被大象損壞的房屋,這些需要定損鑑定賠償。普宗信原先是勐阿鎮林業站的一名護林員。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員普宗信走訪被大象損壞的房屋、玉米地,這些需要定損鑑定賠償。一頭成年大象一天要吃近300公斤的食物,一羣象進入玉米地,無異於一場天劫。


勐海縣勐阿鎮門上留下的大象印記。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隊員普宗信觀察大象留下的腳印。


普宗信每天要在大象預警平台更新十幾條消息,將監測到的大象位置及時報告給各個村民。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隊員正在遠處監測亞洲象。


勐海縣勐阿鎮圍觀野象的村民。


大象從玉米地中經過。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隊員通過無人機夜晚監視野象動靜。


勐海縣勐阿鎮,亞洲象監測隊員在路口豎立禁止通行警告牌。


-The End-

攝影:周崗峯

編輯:李凱祥

校對: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