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正式實施。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將不得在每日二十二時至次日八時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遊戲服務、不滿16歲不得開網絡直播、未經允許手機不得帶入課堂等內容寫入了法條。


學校、家長、社會公眾都寄希望於新保護法能夠給未成年人的網絡環境帶來更好的改善。那麼,目前情況如何呢?5月31日22時至6月1日8時,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以未成年人身份登錄王者榮耀、陰陽師等10款熱門手機遊戲發現,有9款遊戲觸發了防沉迷選項,1款遊戲仍然可以正常運行。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網絡遊戲、短視頻等APP均對未成年人有了特殊設置,但依然有不法分子通過網絡將“黑手”伸向了未成年人,其中游戲代充、套路返利、兼職刷單等簡單騙局成為了未成年人容易上當的“陷阱”。由於缺少社會經驗,不少黑產從業者通過租號、買號、偽造付款截圖、發送木馬等方式設局詐騙,甚至誘導未成年人使用父母手機操作支付流程。 



未成年人網絡遊戲測試:


實名驗證後 10款遊戲9款合規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佈的《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已達99.2%。未成年人首次觸網年齡不斷降低,10歲及以下開始接觸互聯網的人數比例達到78%,首次觸網的主要年齡段集中在6~10歲。


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中有相當多的規定涉及互聯網方面。如第七十五條規定,網絡遊戲服務提供者應當要求未成年人以真實身份信息註冊並登錄網絡遊戲,網絡遊戲服務提供者不得在每日二十二時至次日八時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遊戲服務。


那麼,這一規定是否被各大網絡遊戲服務商遵循呢?5月31日22時至6月1日8時,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使用一款已註冊手機賬號但尚未實名認證的華為手機下載了華為應用商店遊戲榜排名前十的手機遊戲:王者榮耀、和平精英、三國志戰略版、開心消消樂、夢幻西遊、原始傳奇、陰陽師、率土之濱、戰神遺蹟、大話西遊。


貝殼財經記者首先在未實名認證的情況下試圖登錄上述遊戲,發現所有遊戲都需要進行身份驗證才能登錄,其中王者榮耀在登錄之前就特別彈窗了未成年人用户每日22點到次日8點不得使用的“適齡提示”。不過,10款遊戲中,開心消消樂可以以遊客身份登錄試玩,三國志戰略版則提示稱“15天內可以試玩一小時,且不能充值。”


記者發現,在身份驗證提示中,華為手機賬號系統代替遊戲APP本身進行了身份驗證,在首次打開每一款遊戲時,遊戲APP都會彈窗提示需要華為手機授權,並特別標註了授權與“是否成年”信息有關。


此後,貝殼財經記者使用一位未滿十八歲學生的姓名及身份證號碼完成了華為手機賬號實名驗證。並在規定不得為未成年人提供遊戲服務的規定時間內以該賬號登錄上述10款遊戲,發現其中9款都彈出了防沉迷提醒,如率土之濱彈窗提示“根據國家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無法登錄遊戲,下次可登錄時間為6月1日08時00分。”



未彈出防沉迷提醒的1款遊戲為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的原始傳奇。記者在5月31日凌晨3時以前述華為手機賬號登錄該APP時發現進行手機授權後,可以直接開始遊戲,並未觸及防沉迷提醒。



6月1日22時,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再次使用前述華為手機賬號登錄了原始傳奇,結果發現可正常運行,但登錄陰陽師、率土之濱等遊戲時則彈出未成年人防沉迷提示,無法進行遊戲。


不過,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原始傳奇的遊戲羣體定位大多並非未成年人,而是玩過經典網絡遊戲“傳奇”的70後、80後男性。


遊戲詐騙陷阱


買軟件解除防沉迷?小心錢沒了



根據中國兒童中心和騰訊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聯合發佈的《2021未成年人互聯網興趣洞察報告》,互聯網在低齡兒童中加速滲透,88%的未成年人首次觸網時間為上小學階段及小學前,且未成年人首次觸網時間呈現低齡化趨勢。其中,6至9歲未成年人中,小學前觸網的佔42.3%;而在13至16歲未成年人中,小學前觸網的比例僅為 10.5%。其中上網目的為玩遊戲的未成年人佔比達35%,略低於上網課學習的36%。


但需要注意的是,雖然有了足夠完善的規定,但未成年人仍可以通過各種手段繞過防沉迷監控。如記者以“防沉迷”為關鍵詞在搜索引擎搜索時,“防沉迷解除”等搜索內容總是居高不下。


一名王者榮耀的“學生黨”玩家就曾遇到過此類騙局,“之前搜到過號稱可以幫忙解除防沉迷的,我就轉了30元過去,此後我收到了一個騰訊發來的恭喜解除防沉迷的郵件,以為成功了,後來發現這個郵箱是高仿的,防沉迷也沒有解除。”


這名玩家告訴記者,這類騙局還算金額不大的,圍繞遊戲進行的騙局多種多樣,“比如號稱免費贈送皮膚,實際上登錄賬號轉移微信零錢的,還有説100元代充300元點券的,這些都容易讓沒有經驗的人上當。”


6月1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一些社交平台中以相關關鍵字搜索發現,有不少人號稱能幫助“破解防沉迷”,並售賣相關軟件,但這些軟件極有可能只是騙子的噱頭。


諸暨警方今年就曾發佈案例稱,初中生小雨在手機遊戲裏被“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統”強制下線後,發現QQ羣裏有人在推廣一個可以解除防沉迷系統的軟件,這讓她興奮不已,立即加了“客服”的QQ。通過諮詢,“客服”説只要花費80元,10分鐘內包解除防沉迷。遊戲心切的小雨毫不猶豫地就付款了。


可就在小雨把遊戲賬號發過去後,“客服”來消息説該賬號綁定了成長守護平台,需要進行成年實名認證,提供信息需要300元,但他們最近在搞活動,這300元會如數退還。為了快速回到遊戲中,小雨不疑有他,最終被騙子一個又一個的小劇本繞得雲裏霧裏,多次轉賬。直至對方失聯,小雨一共被騙了1488元,後悔不已的她立即報了警。


諸暨警方提醒,詐騙分子通常在QQ羣、遊戲部落、遊戲內部聊天頻道、貼吧等地發佈虛假廣告,稱自己可以幫別人解除防沉迷限制。一開始收取的費用並不貴,只要幾十元,但當玩家付了費後,詐騙分子就會開始以其他理由要求玩家繼續付費。


兼職刷單陷阱


“用你爸爸的手機來刷單”


手機刷單不新鮮,但對未成年人來説,卻成了一個容易的陷阱。為了購買遊戲道具,有不少未成年人曾有兼職賺錢的想法。


“我想買一個50元的遊戲皮膚,又不好意思找媽媽要零花錢,看到了一個廣告後我就想自己賺一點。”5月29日,學生小杜告訴記者,“我上網看了,很多兼職都能做,比如刷單、替人打字,不過後來我發現好多都得交押金,我覺得有問題就沒繼續下去。”


有網友表示,“在我報名參加一次兼職活動的時候,兼職客服要我把支付寶的花唄、芝麻信用和流水信息發給他,後來還要我申請支付寶備用金,並通過掃碼的方式讓我把錢打到了對方的賬户上,後來我才知道是騙子。”


貝殼財經記者此前在網上找到一則“兼職招募”信息,並以初中生身份與對方聯繫。當對方得知記者“還在上學,沒有支付寶”的時候,立刻教記者如何登錄父母的支付寶賬號,“用你爸爸的手機和我聊。”


隨後,對方反覆要求記者在“爸爸的手機上”登錄QQ,“你只能用爸爸的支付寶刷單”,刷一單可以獲得30元。記者表示已經登錄好後,對方發來一個名為“刷單助手”的APK鏈接要求下載安裝。但在下載後即將安裝時,記者的手機彈出了病毒風險提示。


“該APK鏈接很有可能包含木馬,安裝後支付寶容易發生資金泄露風險。”天津網安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對於此類陌生的APK鏈接,最好不要輕易點擊或下載,即便沒有木馬,也很有可能存在誘導性的‘釣魚’界面讓用户上當受騙。”


  網上和媒體曝光的兼職刷單相關的騙局不在少數。例如,廣東惠州的橙橙(化名)同學,突然收到一個名為“某網紅生日福利羣”的QQ羣消息,被刷單兼職廣告吸引。橙橙第一單賺錢後,繼續刷單轉賬。其後對方以二維碼異常、審核需要費用、虛擬訂單等託詞,多次要求橙橙重新掃描新的二維碼轉賬,導致其累計被騙19萬元。


記者發現,誘導未成年人使用父母手機支付是犯罪分子針對未成年人的手段之一。如彭陽刑偵公佈案例稱,2021年5月,彭陽縣新集鄉居民小鵬(化名、13歲)在看抖音直播時,一個主播説可以送“和平精英”載具福利,小鵬便添加了對方的QQ,接着對方説領福利需要兩個手機,於是小鵬便將母親的手機拿過來。隨後對方打來視頻,指導小鵬打開母親微信的付款碼,並催促小鵬要快,不然福利系統就會失效。小鵬輸入了密碼,一看母親的手機顯示“已付款1999元”,之後小鵬要求對方退款,對方讓小鵬再次打開付款碼,隨後又被對方騙取1999元。直到小鵬的母親發現,才意識到被騙,報警。


紅包返利陷阱


發100元返你200元?騙你的


根據《2021未成年人互聯網興趣洞察報告》,有42%的未成年人上網的目的是為了看短視頻。但短視頻裏也暗含“陷阱”,未成年人由於社會經驗較少,更易上當受騙。


“不久前,我在刷抖音的時候,有人給我發私信,要加我QQ聊天,後來進了他的QQ空間,看到有發紅包返利的活動,發100元返200元,我覺得試試也可以,就用存的零花錢給他發了100元,結果他不僅沒有返我200元,還要我再轉800元到1000元,可以直接返我3000元,我覺得這人應該是個騙子。”家住天津的初中生小徐此前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登錄小徐的QQ發現,有名為“鬼少”的QQ用户通過某QQ羣向其發送了臨時會話,會話內容為:“玩返利嘛小姐姐?”


在記者回復“怎麼玩”後,“鬼少”很快發來了一張圖片,圖片顯示有“返利活動,全部秒返”,活動項目從付款100元返999元到付款800元返18888元不等。


記者嘗試詢問“鬼少”如何付款,其表示,可以加微信進行轉賬,並將記者拉入了一個剛剛建立的微信“返利羣”,當記者表示為何不能直接返899元,或者支付10元可否返20元,對方表示“活動還有10分鐘就結束,不玩就算”,並在10分鐘後解散了返利羣。


天津網安相關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此類騙局的“技術含量”較低,大多針對防騙意識較低的人羣,“先會以偽造的微信轉賬記錄、零錢金額等誘惑受害者,再以‘活動馬上結束’等話術營造緊迫感,當受害者開始轉錢,則會以各種各樣的話術誘騙其轉更多的錢。”


多地警方和媒體都報道過類似的返利陷阱。例如,福建晉江的黃同學,在某羣裏看到“10倍返利”的廣告,引誘學生掃碼支付,隨後又稱需要充值滿一定金額才可返現,誘導學生多次付款。黃同學用父親的手機掃碼支付10次,共被騙164500元。


彭陽刑偵曾公佈過類似的案例:2021年5月,彭陽縣城陽鄉居民小娜(化名,11歲)被同學拉入一個名為“進羣秒領紅包”的QQ羣內,進羣后管理員就發消息“定點發福利,要福利的私聊”,小娜就添加了對方的QQ,對方讓小娜發77.77元的紅包,之後會返還給小娜並多發一些,小娜發了紅包,對方卻説小娜是未成年人,支付失敗,但小娜這邊顯示成功了。這時對方又讓小娜添加“財務”的QQ號進行退款,添加“財務”後,對方發來三張二維碼,並讓小娜用其父母的手機掃碼,向對方支付3912.37元,小娜向對方要回自己的錢時,發現對方已將她刪除。


如今,這類以未成年人為對象的詐騙案件高發:相信“充值返利”被騙、參與“兼職刷單”被騙、購買遊戲皮膚被騙;賣遊戲賬號被騙……對此,民警提醒,經常對孩子上網課使用的電腦、Pad、手機等電子產品進行檢查,建議僅保留上課必須要用到的APP,把其他無關的遊戲、社交、支付類等軟件、APP全部卸載。老師和家長一定要加強對孩子的反詐騙教育,來歷不明的電話、短信、鏈接一律不看、不理、不點,不要理睬網絡上故意搭訕的陌生人,不要貪圖小便宜,輕信中獎、賺外快等説辭,對於任何理由的轉賬、匯款要求,堅決不聽不信不轉賬。家長要保管好自己的手機、銀行卡等物品,不要讓孩子知道支付密碼。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付春愔